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山如画 岁月如歌

江山的博客 欢迎朋友们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名痴迷的文学爱好者,尤其喜欢诗歌。92年开始业余创作,由于悟性较差,未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,但仍不舍不弃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歪脖树【外一篇】  

2014-02-17 09:57:56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江山 / 文 

  (原创)歪脖树【外一篇】 - 江山 - 江山如画 岁月如歌

        在母亲怀里的日子,是温馨而甜蜜的,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初的感觉,我真想永远拥有它。

        那一年,全国上下掀起大炼钢铁热潮,企业成立了小钢铁厂,年轻的母亲也报名到钢铁厂里工作。因为我没人照看,就把我送到工厂的幼儿园,每周只能回家一次。

        从我家到幼儿园有一段很长的路,途中要经过一段开阔地。我记得开阔地有一条人行小道,道旁长着一棵歪脖老榆,老榆粗壮的树干从上边斜向了空中,像一位驼背老人,孤独而卑微。每次父亲抱着我从这里经过,我都要多看几眼老榆,它是这片开阔地唯一的风景。

        在幼儿园的事情大都很难记起,只有一次睡午觉时,我在梦中痛痛快快地撒了一泡尿,被窝里顿时湿漉漉的。醒来后我死死拽着被角不肯起床,最终还是被阿姨揭穿了秘密。后来阿姨将此事当笑话讲给母亲说:“想不到这小东西还知道害羞和尴尬”。

        星期六是小朋友们回家的日子。吃过晚饭,我站在门口望着下班的人群,希望能见到父亲的影子。可这一次,其他的孩子都被接走了,我仍然没看到父亲。一种巨大的失落感推动着我的双脚走出了幼儿园。我本不记得路,却鬼使神差地穿过工厂,走到了开阔地,我看见不远处那棵歪脖老榆正向我招手。这时太阳已经坠入了西山,天色愈见阴暗,当我走近老榆时,已看不清前面的路。我开始浑身战栗起来,老榆的枝条在风中不停地摆动,像一个穿黑衣的老巫女在施展魔法。我忽然想起在母亲怀里听到的故事,这故事出自一个邻居婶婶之口,具体内容我听不懂,只记得故事凄惨的结尾:一个美貌善良的少妇,在生活中蒙受了许多不白之冤,最后含恨吊死在一棵歪脖树上。想到这些,我恐惧地捂着脸大哭起来。我不敢抬头窥视那棵老榆,我害怕那个穿白衣的少妇悬挂在树上,她的舌头伸出嘴外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       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我身后走来,脚步声越来越近。“你怎么自己走到这里,你爸没去接你吗?”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终于认出是我家邻居李森大哥。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一个劲儿地哭,心里却有了几分安全感。“我送你回家吧”。说着,他牵着我的手朝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       我记不清是怎样回到了家,也记不清父亲在外面四处找我,母亲急得团团转的情景。我只记得那棵歪脖老榆以及那树上悬挂的凄惨故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江边的亡灵

        小时候,我经常和邻里的孩子们到江边去玩,或是捉迷藏,或是玩抓特务的游戏,常常弄得满身尘土。这期间,我目睹了一件奇怪的事。

        一天上午,我和一群孩子来到江边,发现岸上放着一个小木箱。我们好奇地围拢过去,却看见木箱里躺着一个死婴,死婴全身赤裸,像睡着了一般。这一定是个刚死去不久的婴儿,否则他的脸色不会这样鲜艳。是谁将死婴丢弃在江边?为什么不把他入土安葬?这是一种习俗还是迷信?我正在疑惑之间,一声惊叫:“小死孩儿”,伙伴们便都四散奔逃。

        自那次以后,我又在江边见到过几次死婴,同样是用木箱或纸壳箱装着,我仍不解其中之奥秘。每当我一个人去江边时,心里总有些害怕,仿佛能听到婴儿的啼哭,那哭声微弱、哀怨,彷若隔世。听母亲讲,在我之前她生过一个女儿,可是不满一岁就因病夭折了。如果这个女孩还活着,我应该有个姐姐了。有点迷信的母亲在回忆时说:她知道这个女孩活不长,分娩的头天晚上,她做了个奇怪的梦,梦见一只美丽的鸟落在我家的房顶,叫了几声就飞走了。她说那是只富贵的鸟,应该托生在有钱人家,我们这样穷是养不活她的。后来这个梦到底应验了。说到这母亲呜咽了,我看见她的脸上挂满泪水。

        那个年代是不讲计划生育的,有的一家生三、四个,有的一家生七、八个。当时的医疗技术和条件都很落后,甚至患了常见病也能断送一条小生命。孩子死了,做母亲的痛哭一场,做父亲的唉叹几声,就将其抛尸荒野,任野狗撕扯,任野狼吞食,给予这些短暂的小生命以不能承受之轻。

        我想起那个出生不久就死去的姐姐,她是否也遭到死无全尸的虐待?这件事我始终没去问母亲,生怕再勾起她的丧女之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于2003年冬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心情日记
阅读(226)| 评论(8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